“新喜劇之王”鄂靖文 還沒做好走紅的準備--航極新聞娛樂頻道--航極新聞

2019年02月11日09:03  來源:新京報
 
原標題:“新喜劇之王”鄂靖文 還沒做好走紅的準備

《新喜劇之王》劇照

人物攝影  郭延冰

因為遺傳了東北人的骨架,鄂靖文說自己不是那種可愛型的女生,但是她內心還是希望自己能美美的。她微博里經常曬一些自拍照,和那些愛美的女生也沒什么區別,“我總跟身邊的朋友開玩笑說,你們都叫我小仙女唄。

鄂靖文的微博認證寫著:“演員,代表作《新喜劇之王》”。在參演電影《新喜劇之王》前,鄂靖文還沒有一部像樣的代表作品,大多是一些龍套角色,《西游·伏妖篇》中抱孩子的村婦,《催眠大師》中的養母,最終成片還被剪掉了。或許,正是這些龍套經歷,讓她與《新喜劇之王》中跑龍套多年的大齡女青年“如夢”完美契合,最終成了“星女郎”。

鄂靖文自認顏值沒法與歷任“星女郎”相比,“星爺這部戲需要一個小人物,所以他肯定不會選一個像仙女或者女神一樣的演員來演,他可能更需要接地氣一點的。”在接地氣上,鄂靖文確實更勝一籌,采訪前,攝影師為她拍照,鄂靖文靠在墻上,雙手不知道該往哪放,攝影師看出了她的拘謹,將一旁的沙發椅放在她面前,讓她隨便坐,脫鞋盤腿坐在椅子上的鄂靖文,立馬放松了許多,“盤腿我是專業的。”

《新喜劇之王》上映之后,作為“星女郎”的鄂靖文一夜成名,從一個丑小鴨晉升為白天鵝,面對即將到來的走紅,鄂靖文坦言還沒有做好心理準備,感覺還是和以前一樣,只是希望電影上映后能獲得更多機會,“我對角色沒什么要求,如果有導演愿意讓我嘗試,很愿意多嘗試一些。”

星爺欽點她參加新片面試

四年前,鄂靖文接到一個副導演的電話,邀請她參演周星馳監制的電影《西游·伏妖篇》。盡管都是大夜戲,鄂靖文在反復確認了角色“有臺詞”后,還是立馬答應了。結果,快開拍的時候,她才發現那個角色根本沒有一句臺詞,“還要抱一個孩子,在那兒站六個大夜”,感覺被騙的鄂靖文很生氣,把那位副導演的微信拉黑了,幾年沒有聯系。

2018年9月,“騙過”鄂靖文的副導演給她打電話,說之前有些誤會,現在他在周星馳的新片里當副導演,想邀請鄂靖文來試戲。上一次被騙的氣還未消盡,鄂靖文回了句:“算了吧,不用了”,便掛斷了電話。不一會兒,第二個電話打過來了,對方說這次選拔的是女主角,有很多臺詞。鄂靖文聽完更不信了,“星爺的女主角怎么會輪上我啊,讓我去也是充數的,不去。”過了幾個小時,第三個電話打過來,對方這次帶著央求的語氣:“是星爺那邊邀請你,問你有沒有意向到香港去面試。”鄂靖文在確認了的確是周星馳的意向后,才答應飛去香港面試。原來,周星馳看了鄂靖文演的小品,覺得她的表演很符合角色,才讓副導演約她來面試。

因為“軸”成為“星女郎”

面試當天,周星馳讓演員們表演了神經病、老太太和性感女人。第二天,鄂靖文就從香港過關到了深圳,打算回北京。這時她接到工作人員電話,讓她再留一天,再面試一次。但鄂靖文當時已經沒法再過關去香港了,對方說星爺可以到深圳單獨去面試她。第二次面試的內容和第一次差不多,只是難度有所升級。

即使到了如今,鄂靖文也不知道為什么周星馳會選擇她來做女主角,但她聽工作人員說,周星馳看中的是她對表演的在意、認真,這與戲中的角色很像。鄂靖文有個習慣,一定要了解清楚角色后再去表演,面試時,她問周星馳:“你具體想讓我演哪一方面的,是哪種情境?”可能是她對細節的發問,讓導演覺得這和“如夢”很像,都是很軸的人。

片中有一場鄂靖文泡在水里演浮尸的橋段,整個過程都不能動。導演在喊“cut”的時候,演員本可以出來暖和一下。但鄂靖文不想讓大家覺得自己很嬌氣,一直咬著牙泡在水里等著。那晚,她在水里泡了40分鐘,拍完后,渾身都凍僵了,根本沒有力氣上岸,“工作人員就像打撈尸體一樣,把我提上來的。”

話劇舞臺上挖掘出喜劇天賦

鄂靖文畢業于中央戲劇學院表演系,接受的都是傳統表演教學。除了身邊的同學評價她生活中挺逗的,是大家的“開心果”之外,鄂靖文并沒有發現自己有什么喜劇天賦,也不知道自己還能演喜劇,“中戲不培養喜劇人才,也沒有一門課教你如何演喜劇。”

發現自己的喜劇天賦,還是在話劇舞臺上。畢業后,經朋友推薦鄂靖文開始演話劇,無意間有一些喜劇角色找到她,她完成得還不錯,觀眾反響也很好,就有其他喜劇角色相繼找來,慢慢地,鄂靖文發現,“我還有這個才能。”

作為一名女性喜劇人,鄂靖文覺得這個行業給女性的機會太少,很多小品都是以男性為主的。但是,鄂靖文的喜劇卻總能抓住觀眾的眼球,被男演員噴一臉水、用腳踩頭,在舞臺上一向放得開的她,對形象毫無顧忌。2014年鄂靖文拿到了喜劇類選秀節目《我為喜劇狂》的年度總冠軍;2016年她又參加了喜劇選秀節目《笑傲江湖》,獲得評委宋丹丹的認可,并現場收其為徒。

cosplay柳飄飄

《新喜劇之王》里有一段致敬《喜劇之王》經典橋段周星馳對柳飄飄喊“我養你啊”的戲份,連臺詞服裝都一樣。鄂靖文在知道要拍這場戲時,跟演對手戲的男演員說“怎么會有這一段,我倆簡直就是找死啊”。拍之前,她把原版又重看了一遍,“但是怎么看也做不到他們兩個人在大家心目中的那個狀態。”鄂靖文就問周星馳真的要照搬那一段嗎,會不會被罵得狗血淋頭?周星馳開玩笑說:“沒關系啦,反正怎么演你們都會被罵。”

改名

2018年5月之前,鄂靖文還叫鄂博,起名時母親希望她將來能成為一名博士。不過,這個名字鬧了不少笑話,有一次她去中央電視臺錄節目,大門不能隨便進,需要有工作人員接。對方給鄂博發消息說,已經有人出來接你了,稍等一下。鄂博就在外面等了好久也沒見人來,打電話聯系對方,說人早就出去了。后來才知道,接待的工作人員看到“鄂博”以為是男的,就在外面一直等一位男士。后來改名字,也是因為“鄂博”太中性。(滕朝)

(責編:韋衍行、湯詩瑤)